阿女锦()

广州阿天是个90后小伙子,也是个网红包租公。阿天的包租公的身份是真实的,广州某条街全部都是他的。

当然这些产业不是阿天打拼回来的,而是他的父辈打拼回来的,所以他父亲才是最大的包租公。目前,他正在慢慢地继承父业,每天不是在收租金,就是在收租金的路上。

阿天

阿天的标配行头是一双人字拖,一条5分裤,再背着一个蓝色的环保袋。阿天的打扮可以用“不修边幅”来形容他,导致不少人都以为他是乞丐。

一天,阿天依旧穿着他那一身打扮,去他家的那条街收租金,他在街上一个铺位一个铺位的收租金。

阿天每到一个铺位前,都先和店主说一句“老板,恭喜发财!”

话音刚落,阿天就习惯性的打开他的环保袋的袋囗,递到店主面前,让店主自动投租金。

阿天在收租

店主投完租金之后,阿天继续去下一家。刚好下一家有一对情侣在买东西,他们看见阿天向人要钱,都向他投去鄙视的眼光,骂他有手有脚不去工作,靠行丐为生。

阿天去到那条情侣的身边时,不小心碰到了男孩。男孩大吼:喂,你没看到有人在买东西吗?要钱去别的地方,脏死了。

男孩说完,盯着阿天,并恶狠狠的拍了拍自己的衣服。

阿天向男孩道歉,鞠了一躬,并向男孩说一声“对不起”。然后,阿天又继续他的工作。

阿天打开环保袋,笑着对店主说:新年快乐,恭喜发财!

阿天

店主拿着一叠钱投入环保袋,并说“早就准备好了”。

阿天说了一句“谢谢老板”,然后又去下一家了。

男孩盯大眼睛,问店主:老板,你是不是傻了?你给那个乞丐那么多钱干嘛?又给钱又送鞋的?

店主:什么乞丐?他是房东,他过来收租的。

男孩不敢相信,他吓得盯大双眼,望着店主。

店主:整条街都是他的。

不但顾客有时以为阿天是乞丐,而且那附近有些店主也误以为他也是乞丐或收破烂的。

阿天在收租的路上

一次,阿天又是那个打扮去收租。当时是夏天,太阳很毒辣。阿天穿着人字拖,背着一个蓝色环保袋,手拿着一个矿泉水瓶。

阿天走累了,刚好一个店铺前有空椅子。于是,他上前坐在椅子上,并用衫袖擦了擦额上的汗水,然后拧开手中的矿泉水瓶盖,扬起头,只灌了一口水就没了。

阿天摇了摇手中的空矿泉水瓶,意思是这么快就喝完了。

阿天的水喝完了

店铺的老板早就留意到阿天了,他拿了一瓶饮料走出店铺,来到阿天面前,递给阿天一瓶饮料,拍了拍阿天的肩膀,说:来,拿着喝!

阿天:不用不用!

老板强逼阿天收下饮料。

阿天说:谢谢了,老板。

老板:放心吧!不收你的钱。我看你的生活也不容易,我赚钱比你轻松,拿着吧!

阿天:真的不用了,谢谢老板。

老板将水塞给阿天,阿天见无法拒绝了,就问老板那瓶饮料多少钱?

老板:放心吧,这水没几块钱,不用客气啦!

阿天:不管多少钱,还是要给的,再说了,不给我也过意不去,是不是?

老板:那好吧,你就给一块钱吧。

阿天:那行吧,太感谢你了,怎么付款呢?

老板:来扫码吧。

然后,阿天打开微信,老板一看他微信上的钱包有一大串数字。老板看着阿天,吓得目瞪口呆的,都忘记要干什么了。

阿天

阿天:扫啊!

老板才回过神,扫了阿天的二维码。

阿天拍了拍老板的肩膀,说了声“谢谢”,然后走出了店门口。

看着阿天的背影,老板连忙问:大哥,你是做什么的?

阿天:月头了,刚好收房租,路过的。

阿天说完,背着他的环保袋走了。

虽然阿天家景富裕,但是他从不炫富。

一次,阿天坐在海边的凉亭下吹风,他的一只脚搭在坐位上,一只手挠着脚趾头。

阿天挠脚趾头

有个记者去采访阿天。

记者:先生,可以采访一下吗?

阿天:可以啊!

记者:假如你有100万,你最想干什么?

阿天:100万?

他反应过来之后,吓了一跳,他马上站起来,慌慌张张的掏出手机,打开微信钱包。

阿天确认过微信上的800多万零用钱还在之后,他有点口吃了:你……你想吓 si 我?啊!我还以为只有100万!

其实不只是阿天那么低调,广东的有钱人都是很低调的,其中有一个广州猎德村的大爷,他买房子不是擦卡,或转账,而是肩膀上搭着一把称,房钱按斤计算的,人称“斤叔”。

斤叔买房子

一次,斤叔去买房,一个女销售员带着他两父子去看楼。

斤叔看上-个一线江景的房子,他问销售员,那个房子要几斤啊?

女销售员拿着计算机,快速地算出,那个房子要23斤。

然后,他们又去看另一个楼盘。那个楼盘有个公园,环境很好。斤叔又问他看上的一套房子要多少斤?女销售员又快速算出,公园的房子要15斤。

销售员

最后,斤叔两个房子都要了,总价是38斤。从此,大爷就多了“斤叔”这个称呼。

记者:阿伯,听说你平时买野都是按斤称的!

斤叔:我老坑一个嘛,我真嘅不识用你们后生嘅咩微信支付嘅,锦我就用最原始嘅方法啦。

记者:那你外出不是很麻烦了?

斤叔:是啊!现在物价飞涨啊!我吾带多几斤纸岀门,真嘅周身不聚财啊!

记者:那你今天带了多少?

斤叔:10斤,8斤吧!算少了。

斤叔

斤叔说完,将手中的一捆百元大钞举了起来,让记者看。

记者:你带这多出门,不怕吗?

斤叔:无有使惊!打劫嘅人都是睇果D着酷池,戴着水鬼嘅假有钱佬,我锦样,边个会打劫?除非我哋村的人先认得我。

记者:阿伯,那你在哪条村的?

斤叔:猎德咯!

由于早些年的珠江新城新建,广州猎德村成为了广州首个整体改造的城中村。

猎德村最开始是广州天河最穷的一个城中村,而如今,改造过后的它变成了广州名副其实的富豪村。

猎德村改造过后,很多村民都分到了几套房子,有的甚至是几十套房子。

那些房子都是在广州的繁华地段,所以那些村民每年靠收房租就可以年入百万,完全可以不用工作。

斤叔

广东的暴发户或者是有钱人,他们一般都是比较低调的。

广东的有钱人一般都是穿人字拖,在广州一年四季都可以穿人字拖的。所以在马路上,看到穿人字拖的人,千万别小看别人。

猎德的斤叔曾经因为穿着人字拖,而被保安拒绝进入一个高级会所。

保安:喂喂喂,你们两个不能进去,这里是高级会所,衣冠不整,不能进入。

斤仔:怎么样才叫衣冠不整?

保安看了看两人脚上的拖鞋,说:最起码要戴条领带,和穿一双靓鞋。

会所经理冲了出来:不好意思,斤叔,这个靓仔新来的不懂事。

斤叔笑了笑,随后会所经理递给斤叔一捆百元大钞,说:这两斤是这个月的租金。

斤叔接过钱,用随身携带的称,称了一下钱,然后放进环保袋回家了。

斤叔

广东有钱人就是这么低调,务实的。如果一个穿人字拖的人进入一个高档小区,若他不是小区的,那么有可能整个小区都是他的。

我个人觉得做人还是低调一点好,起码活得轻松,不用攀比。

要知道这个社会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。你觉得自己有钱,但实际上比你有钱的人多的是。真正的有钱人,不用炫富,别人一看他脚上的人字拖就知道他是个有钱人了。